首页 > 人物 > 2010:我在上海世博会的日子里

2010:我在上海世博会的日子里

咪乐|直播|ios二维码下载   醛稳定化  冷冻保存法  (ASC冷冻法)  第一步,把速效固色剂戊二醛快速注入大脑组织,凝固突触、防止腐烂,把大脑变成类似软橡胶之类的东西。

作者:李海阳 ? 来源:上海与台湾 ? 发布时间:2021-12-03

2008年10月北京奥运会结束后,我离开了位于北四环的奥运大厦—工作了二年多的北京奥组委,来到了中国贸促会,转入到上海世博会的筹办工作,担任上海世博会组委会联络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世博会台湾馆的位置,经与台北世贸中心反复协商,最后确定台湾馆位于世博会园区A片区,紧邻世博轴和车站出入口,是人潮往来的要道。北侧为世博文化中心,东侧为尼泊尔国家馆,西临世博轴,南侧跨临中国国家馆,香港馆,澳门馆。建筑面积1400平方米,总高22.4米。台湾馆由台湾知名设计师李祖原带队设计,奥运游泳馆“水立方”对面的“盘古大观”就是李祖原的作品。台湾馆以“山水心灯—自然心灵—城市”为参展主题,衬托本届世博会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由山形建筑体,点灯水台,巨型玻璃天灯与LED灯灯心球幕组成,外观像一个超大型天灯,山形的长方体建筑外墙上刻有玉山、阿里山等台湾名山的棱线。全天域球幕剧场循环播放四分钟的“自然城市”影片。点灯水台是整个场馆的亮点,参观者进行点灯仪式的场所,来自日月潭的水注入环状水池,来自玉山的石头立于水池中央,用台湾陶土烧制的砖块铺满地面。参观者依照台湾民间传统民俗,凡重要节庆皆会透过放孔明灯来祈求平安、幸福、和平,在灯下许愿,LED灯显示祈福天灯冉冉升空的奇妙景象。台湾馆的设计理念是运用许愿与净化心灵的意涵,倡导“回归自然”、“回归心灵”的新城市文明。

2021-12-03,上海世博局局长洪浩与台北世贸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永全签署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台湾馆参展协议》。2021-12-03正式动工建设,在海峡两岸各界支持与通力合作下,12月11日举行了台湾馆结构封顶仪式,2010年3月底完成装修布展工程,4月1日开始试运营。5月1日正式开幕以后,台湾馆尽管几次修改规定,仍然一票难求,门口大排长龙,世博会期间大约有70多万人参观了台湾馆。

世博会台湾馆的承办者是台北世贸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王志刚出生在北京,随父母到台湾,后到美国读书,在台湾大学任教30多年,担任过台湾经济部门负责人,国民党中评会主席,海基会董事。在与他的接触中感到,他确实是个学者型官员,很少谈政治,比较务实,赞成统一,由于当过教授口才很好,讲话诙谐幽默。在他任上在大陆十多个省、区、市举办过“台湾名品博览会”,与各省、区、市的党政领导都有交往。他聘请了台湾艺人林志玲、陶晶莹为台湾馆形象大使来宣传他称为“小而美”的台湾馆。2010年10月世博会结束后,台湾馆迁回台湾新竹市,2021-12-03新竹市举行世博台湾馆新建开工典礼。2021-12-03新竹市正式对观众开放。

城市最佳实践区台北案例展馆位于浦西城市最佳实践区B-4展馆,以“迈向资源循环永续社会的城市典范”和“台北宽带-无限的便利城市”为主题,建筑面积1390平方米,主要通过播放多媒体影片及与观众互动的方式展示两大主题,展期大约有130多万人参观。

值得一提的是在企业馆展区,台湾也没有缺席。经世博会组委会与台湾震旦集团反复协商,震旦企业馆是16年来首家台资企业自建馆,是世博会18个企业自建馆之一,震旦企业馆位于浦西企业馆D片区D11街坊8号馆,建筑面积2648.36平方米,分两层,屋顶设置震旦博物馆典藏距今五千年的红山玉人,震旦馆主题为“中华玉文化,城市新风格”,利用3D制作全息机专利技术,展示3D制作的震旦典藏玉器。以玉比喻城市人的德行,演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展会期间大约接待了230多万人次参观。1993年震旦集团董事长陈永泰第一次来上海,就在浦东外高桥注册成立震旦集团。陈永泰表示:小时候,当我站在黄浦江外滩看到的全是洋人的一栋栋大楼,我想什么时候黄浦江畔也有一栋我们中国人的大楼,今天我的梦想实现了,震旦集团在陆家嘴建造了一栋漂亮的37层智能型大厦。他曾巨资购回因被盗长期流失境外的山西佛头,捐赠给山西文物部门,使佛身首重聚。

2010年元旦一过,我就开始长驻上海。我出生在上海,新冠疫情期间整理母亲的遗物,看到几张我二周岁时罹患肺结核上电医院拍的X光片,才知道肺结核在刚解放初期是致命的病。1950年美蒋轰炸了杨树浦发电厂,上海一度停电,华东局急调时任杭州市总工会主席的父亲李代耕担任上海电力公司军代表,接管上电。虽然前不久广西的张云逸曾商调父亲去广西,但由于浙江谭震林不放,未果。初到上海家住在隆昌路,后搬到延安西路直至1955年离沪到京。1985年元旦,水电部来车接我到首都机场1号航站楼,钱正英部长对忐忑不安的我说:"是第一次坐飞机吧?你父亲查出罹患胰腺癌情况不太好。”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父亲12月20日到上海华东医院,1月8日就去世了。在父亲住院期间,时任上海市长汪道涵常常深夜开完会后来到华东医院看望父亲,并与王院长探讨治疗方案,此时距离他1942年接任父亲担任仪征县委书记已经40多年了。1990年在父亲去世五周年之际,汪道涵又主持出版了纪念父亲的文集——《丹心集》。2010年4月清明节,世博会开幕前,我专门到青浦福寿园汪老的雕像前凭吊,默默祈祷:愿他们在天堂相见,重叙战友情。我的母亲叶英出生在上海,外婆家住在法租界马当路离“一大”会址不远。母亲16岁就加入了上海地下党的外围组织—上海学生救亡协会,1941年18岁加入上海地下党,1944年受党派遣离开上海,从复旦大学英文系到华中局城工部报到,参加新四军。解放后担任过上海交大电力工程系主任、党总支书记,北师大外语系主任、党总支书记。

记得一次世博会执委会开会,大家讨论热烈,主持会议的时任常务副市长杨雄说:“请大家讲普通话,海阳同志在这”。其实我能听懂,但讲出来的上海话,常常被上海同志称为“洋泾浜”。2021-12-03,接到上海朋友发来微信,杨雄同志突发心源性猝死,享年68岁,心中祝愿杨市长一路走好。过去虽然多次出差到上海,但从来没有这次这样近距离地感受到上海日新月异的变化。一次在陪同20多位国民党退役将领参观完中国馆,傍晚从浦西的十六铺码头登船游览黄浦江,看到浦江两岸灯火璀璨,建筑鳞次栉比,真是令人赞叹,感慨万分。在上海诞生了我们党两位重要的领导人,我专门去参观了上海最西面青浦县的陈云纪念馆和最东面浦东新区施湾乡(原南汇县六团乡)的张闻天生平陈列馆。

自已从事对台工作20多年,我深刻感受到,台湾问题是在中国积贫羸弱,命运多舛,受人欺凌时产生的,也必将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解决。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