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365章 雨潮的夙愿

咪乐|直播|e姐 郑各庄村多年来通过自身发展提振村域经济走出一条创新发展之路,三国记者对郑各庄村多年来通过村集体企业宏福集团脱贫致富、从一个交通闭塞的贫困村实现主动城市化的历程饶有兴趣。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哗哗哗…哗哗哗…”,只听到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镜头的画面却依然是漆黑一片。

    渐渐的有嘈杂的声音响起来。

    听着声音里面的那些话语,大多全部都是祝福和拍马屁的声音,同时还有推杯换盏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轰隆隆…”,闪电伴随着雷鸣在天地之间闪烁着,风声呼啸中的红色喜庆灯笼在雨中摇晃着。

    华夏国,湖建,某个村庄里面。

    “嘿嘿嘿,嘿嘿嘿…”,只看到一个穿着新郎装年过六旬的老头儿手中拿着一瓶酒一边邪笑一边跌跌撞撞的走动着,接着猛然的推开了房门,坐在床上的新娘吓得浑身一哆嗦,然后猛地摘掉了头盖,露出了花兮那张稚气未消的脸,她有些惊慌的看着外面,然后对着老头儿问道“我爹呢?”

    “嘿嘿嘿”老头将酒瓶放在了桌子上,搓着手贱笑着说道“你爹?你爹把你卖给我了,从此以后你就乖乖的当我的媳妇儿吧,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到五十八岁的时候才慢慢的有勃起的症状,我还从来没有尝过男女的那种事情呢,别担心,小娘子,我可是有六十年的存款啊。”,他说着指了指下半身,然后醉醺醺的跑过来,双手张开想要抱住花兮。

    花兮连忙躲了一下,然后惊骇的说道“卖了?媳妇儿?你有没有搞错,你可是我的亲戚啊。”

    老头儿摸着下巴上面的山羊胡继续笑道“这个嘛,就不好说了,但是你成了我媳妇儿之后我们就是亲上加亲了啊。”,他想要继续冲过来的时候,花兮突然问道“我卖了多少钱?”

    老头儿突然不好意思的伸了伸五根手指。

    “5000块?”,花兮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绝望。

    老头儿不好意思的摇摇头“500块,亲情价嘛。”

    我就值五百块?花兮突然愤怒了,她的眼神泛红在屋子里面到处看着,而那个老头儿此时此刻也是精虫上脑,自顾自的拖着衣服“都是这样的嘛,你就不要害羞了,快点来吧。”,他低着头脱裤子的时候,花兮气势汹汹的走到针线篮子旁边,从里面掏出一把剪刀握在手里面,“卟滋…”,随着一股鲜血飙射在燃烧的红蜡烛上面,剪刀狠狠的刺进了老头儿的脖颈里面。

    “你……你…”,老头儿震撼的看着花兮,一边喊着一边身体慢慢的倒在地上。

    随后穿着一身大红色新娘妆的花兮握着剪刀冲进了喝喜酒的人群之中,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人就是一顿刺、捅、剪,有人狼狈全身是血奔腾出来,有人慢慢的倒在地上,花兮在雨中杀疯了,椅子、棍子打在她身上全部都没有感觉。

    “轰隆隆…”再次一声炸雷响起的时候,花兮握着血粼粼的绣花剪一脚踢开门,看着门口漂浮的红灯笼又是几剪刀全部都剪成粉碎,随后冷漠的朝着家里面走去,家中,父亲躺在床上正在喝着酒蹲着肉,母亲坐在床上一边用指头沾着唾沫一边将五百块钱来来回回的不断的数来数去,房门被花兮一脚踢开伴随着腥风吹拂进来。

    “我就值五百块?”,花兮说完后绣花剪一个挥舞在母亲的脖颈上面割裂开,他父亲怒吼着拿起一根木棍横扫过来“咚”的一下打在花兮的脑袋上面,花兮晃了晃,脑袋上面流淌下来鲜血却没有丝毫的知觉,舞动着剪刀狠狠的刺进了父亲的脖颈里面,然后抽取出来,又捅进去,不断的重复着。

    这件‘雨夜新娘屠杀’的案件在当地引起了极强的轰动。

    据说当时花兮杀人之后还饱饱的吃了一顿,她也知道自己杀了人,当天晚上就消失的彻彻底底,有人说她已经自杀了,有人说她潜逃进入了深山里面,三天之后村子里面来了一群外人,避人耳目的来了一座土楼前方,只看到浑身珠光宝气的雨潮从保时捷上面走下来,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土楼里面,在土楼里面一个房间里面找到了隐藏在角落里面的花兮,“没事,没事…”雨潮蹲下来,十根手指上面全部都带着墨绿色的翡翠扳指,穿着名贵的衣服和貂皮看起来特别富贵。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花兮,却没想到被绣花剪狠狠的刺了一下手。

    雨潮疼的倒抽一口凉气倒退了一步,说着,丫头,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你们是谁?”,花兮冷漠的问道。

    “血榜。”,冯姑娘从外面走进来抱着手看着她。

    “我只知道皇家骑士,那是我梦寐以求想要进入的杀手组织,你们能够带我进入皇家骑士吗?”,花兮问道。

    “皇骑不招外人,传人都是上一代自己选的,但是血榜不一样,血榜的包容力要比皇骑宽阔很多,你没有搞懂你自己想要什么,好好想清楚,在回答我你到底想要什么?”,冯姑娘让雨潮退下去,她来跟花兮谈判。

    我想要什么?花兮想了半天几乎是从牙齿里面挤出声音“我想要变得值钱。”

    “我这里刚好缺一个去唐门的卧底,你想要试试吗?”,冯姑娘扔过来一袋子吃的。

    此时,美国的天空中也轰隆隆的降临下来了瓢泼大雨,滚滚的雷鸣声顿时将在床上的花兮惊醒,她咳嗽了两声,并没有穿衣服,光着身体走下床,在冰箱里面拿出来了一瓶速冻咖啡,喝下后继续咳嗽了两声,然后将灯光打开,后面的床上,一位政府官员瞪大眼睛已经死亡多时身体冰冷僵硬,他是花兮这一次的任务对象,更加恐怖的是,他的下半身只剩下一个血窟窿,那巨大的白象已经被连根剪断扔在垃圾桶里面,还露出半截乌龟的脑袋。

    花兮将牛仔裤卷好,将帆布鞋系好,面如表情的关上灯走出房间。

    刚出去便微微的后退了一步,随后脸上的戒备全部都消散“三哥?你在跟踪我吗?”

    重新开了一间房,花兮打开冰箱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鸡尾酒,随便取出来几瓶吹着口哨,巨大的落地窗旁边,血榜老三正在望着窗外的漂泊大雨,很入神,花兮也并没有打扰他,坐在沙发上面双腿交叉的喝着酒,过了很久,直到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的时候,雨潮终于开口了“妹子,你哥时间不多了。”

    血榜前十号私下里面有着一种很复杂的东西存在着,那像是羁绊,但是身为杀手,这又是一种他们不需要有的东西,花兮知道雨潮的那一双眼能够洞察天机,看透生死,他三哥以前可是血榜里面最体面的人,每一次执行任务排场搞得比什么都大,以前也是鲍鱼漱口、龙虾闻闻的那种家伙,但是也就是那件事情之后,雨潮忽然整个人都消沉了。

    “知道啦,我会准时参加你的葬礼的。”,花兮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不想要就这么窝窝囊囊的死去,姓金的,还在和平阁里面吧?”,雨潮问道。

    “当然在,而且属于活得很聪明的那种类型的人,异常的潇洒自在。”,花兮告诉他。

    那就好,那就好,雨潮一连说了两次,脸上明显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容,随后他告诉花兮“妹子,我从来没有求过你给我办任何一件事情,但是那家伙身为五凶之一的血统,再经过这次的劫难之后很可能就要突破到5S的级别了,现在是那个家伙最为虚弱的时候,我想要在我临死之前,体体面面的为我眼睛报仇,但是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去办,我知道你在打探情报这方面不必青军姬差多少,哥想让你帮我打探打探姓金的行程,我不会愚蠢到直接去世界政府挑战他。”

    原来是这件事情,花兮一口将一瓶鸡尾酒喝的干干净净,爽快的答应“好。”

    雨潮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还是我妹子好,就喜欢你这种痛痛快快的劲儿。”

    花兮看了一眼雨潮的右手,上面依然有着多年以前自己拿绣花剪刺下去留下的伤疤,她微微的笑了笑“三哥,还有别的事情吗?”

    “老四的实力其实比我要厉害的多,但是我知道,阿凝跟老四打过招呼让他不要胡来,老四这个人还是可以的,这么久的时间没有因为觊觎血榜老三的位置对我下毒手,我死之前会推荐老四上位的,到时候你也会顺理成章的变成血榜的五号,在外面混饭吃,一定要注意安全,说死就死,尤其是一个女孩子,还是要为自己打算,我干了一辈子的杀手,临死了,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说起来痛快,但是想起来唏嘘,对了,还有那个刚刚加入血榜的神皇铠,十年河东河西一转眼的事情,千万不要瞧不起他,多注意他,也许某一天,乌鸦飞上枝头变成凤凰,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尤其是在血榜,这是个奇迹的地方。”

    花兮用力的点点头“好,我记着呢。”

    “哎呀。”,雨潮说完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妹子,找两个漂亮的来给我搓搓背吧,好多天没洗澡了。”

    花兮点点头,说了声你好好休息一下,走出了房间。

    她在门口顿了顿,眼眶突然一红连忙抬起头望向天空,随后叹息一声恢复了面无表情离开。

    XXXXX

    南吴城,随着新一天的到来,天空中并未绽放出光芒,反而是雷鸣声更响。

    和平别墅区太子栋宽阔的阳台上面,伴随着一根黄鹤楼大彩香烟的点燃,一名高大的男人懒洋洋的躺在了夏天平时喜欢的躺椅上面,无奈地说道“这南吴城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啊,说下雨就下雨,真的是没有丝毫的规矩可言,我还打算回来跟你打一场高尔夫球呢,这么久没见,也不知道你小子进步没有。”

    这正是许久未见的七彩哥,按道理来说最近因为跟白色政府瓜分血榜的关系他应该非常疲惫才是,但是丝毫看不出来,还是那样的飘逸潇洒,夏天拎着一个特制的紫砂壶坐在他旁边,冲散了茶壶里面的大红袍,然后给张命寒和七彩哥一人倒了一杯,自己则是深沉的点燃了一根香烟,看着大雨倾盆的南吴城一声叹息“这场雨下的我头昏脑涨的,我已经跟伟大皇后联系上了,天门这次一定会强力支援亚马逊森林,不为什么地球领导者,皇后帮了我们那么多次,唐袭又跟天门关系好,理所当的事情。”

    “决定了就不改了,干就完事了。”,七彩哥‘咔擦’一下磕着瓜子,悠闲的说道。

    “哥,罗网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张命寒问道。

    七彩哥一幅你太懂我的样子看了看小张“老弟,你不问还好,一问起来哥真的是一把辛酸泪啊,这次白色政府负责人是官岚,我起初看她是个小妮儿,你们都懂我的,我向来对女人那叫一个温柔体贴,并不是害怕,而是我本性如此,女人嘛,就是一个享受的生物,所以我好几次手下留情,但是没想到这娘们儿做事果断啊,那叫一个狠啊,那劲道,真是快刀斩乱麻,连我都反应的时候,三下五除二的收拾掉,我真的很想要翘起大拇指夸夸她。”

    听起来说的惊心动魄,但是话音刚落七彩哥又懒洋洋的躺下去“不过,她肯定吃亏了,嘿嘿嘿,哎呀,就顾着聊天差点忘记正事儿了,你让我打听黄泉那件事情已经有眉目了,找了我一个朋友。”

    张命寒连忙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七彩哥疼小张,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的很详细“别紧张,黄泉是正儿八经的玄帝传人,亲生儿子,他们抓他并不是要弄死他,而是有正经的事情去办的,黄泉不会受到一丁点的不公平和委屈,我也跟我那个朋友说了让他帮忙照顾着,放心吧,我那个伙计可是别人时时刻刻都要陪着小心的男人,但是…我说但是啊…”

    “呼噜噜…”七彩哥喝了一口大红袍,小张给他续上,他抽了口烟有些惋惜

    “这小朋友以后还能不能够回到替天,我就不敢打包票了。”

    夏天当然能够理解,但是小张一听这话就懵逼了,有些想不通。

    “人生这条路啊,是朝前走到,以前黄泉不懂所以一直原地踏步,但是现在他一下子接受了这样庞大的信息,肯定会有所改变的,而且他那家伙有多重人格,能不能够回到替天说不准了,说不定以后再次见面的时候,他是姓黄,还是姓夏,这都是一个未知数,话虽然难听,但是事儿…就是这么一个事,我不喜欢操心别人家的家事,所以我能够帮的,也仅此而已了。”

    夏天点点头笑道“谢谢哥,已经足够了,小张,听到了吗?黄泉不会受到委屈的,别担心。”

    “恩,谢谢七彩哥帮忙。”,张命寒虽然也很感谢,但是心中实在不是滋味。

    “天哥…我先…我先回替天去了…你…你有事找我。”,夏天看着张命寒走到时候眼眶红通通的,始终看着他的背影,七彩哥倒是宽慰的告诉夏天“小张跟他亲如兄弟的人,一时间难以接受是正常的,但是人总是要学会成长,这次的事情,或许对于小张来说,也是一份心智的历练吧,来,喝茶。”

    “来。”,夏天拿起茶杯的时候手突然一抖,滚烫的茶水突然溅了整只手背。

    没事吧?七彩哥关切的问道。

    “没有没有,没事。”,夏天含泪坚强的笑着擦了擦手背。

    XXXX

    天空的圣域,灵神的神殿,黑暗世界半空中的迷宫悬梯上面。

    人灾幻镜看起来眼前是空荡荡的,但是他每踩踏在虚空上面一步,脚下就会出现一个白色的阶梯,空灵的脚步声在黑暗的世界里面响动着,人灾一直走到最顶层,巨大的悬浮圆盘中心处放着一把刀剑插满密集的王座,一个笼罩在黑暗中的阴影坐在刀剑王座上面,十分安静。

    刀剑王座的最上方,是两把闪耀着冰霜之气的战刀和一柄闪耀着诡异幻影的长剑。

    人灾恭敬的低下头“神灾大哥,您找我?”

    “你这次对天门的人,下手有点狠啊,哪位神将躯的小朋友现在还躺在医院。”,神灾的声音听不出来喜怒哀乐。

    但是如此强悍的人灾居然有些敬畏的道歉“抱歉,大哥,但是您…怎么会过问这件事情?”

    “帮老伙计问问,但是不怪你,你职责所在,哪位黄泉小朋友,多帮忙照看一下吧,用点心。”

    “是的,大哥。”,人灾第三次恭敬的低下头“我清楚了。”

    “坐会儿吧,把这集猫和老鼠看完,我们去一趟天空的监狱。”

    人灾点点头,终于卸下了压力站在神灾的旁边,不一会儿便笑了起来。

    XXXX

    美国,伴随着马蹄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只看到一匹匹奔腾在地上的骏马冲破高楼的窗户后身后生长出翅膀展翅飞舞在天空中,身后的马车中皇甫龙战正在打给皇甫若词“不着急,煲汤已经好了的话带上吧,我马上要去亚马逊森林那边商讨事情了,可能要过很久才能够喝到母亲煲的汤了,恩,歌剧院见。”

百度